榆林都市网

墨落凡宣现斑驳,观大愚书法中的金石之气

2022-06-23 17:08:23 来源: 阅读:3257

古云“书存金石气,堂有惠兰香。”金者,笔也;石者,碑也。金石气是书法艺术中丰富深刻的审美概念,源于质体雄厚、古意盎然、斑驳苍润,看似刚健,又极柔融。笔墨带有金石之气的古朴端庄,书法作品自然读来赏心悦目、回味无穷,仿佛能触及心灵,与高人为伍,与圣贤对话。

观大愚的大篆作品,犹如古琴奏乐,兼具韵律之美、形态之美与时空之美。

大愚的篆书大多点画峻厚、意态奇逸,透过一股金石气将墨客风骨呈现出来。从笔法技巧来看,大愚在创作篆书作品时,运笔老辣果断,笔速时缓时急、重墨行笔,入笔逆锋、中锋运笔,末端自然出锋,笔画渗洇恰如其分,表露锈蚀之美。

《达意》诗文有云“不拘随意取势,流露彰美不奢。”大愚书法脱离了形体框架束缚,自然而然、随心而行,饱含厚重沧桑之感。清人蒋和提到“布白有三,字中之布白,逐字之布白,行间之布白”,大愚书法结体严谨、行间洞达,符合古典主义中虚实相生、中虚外实的美学观念。

范温《潜溪诗眼》言“韵者,美之极”,自古书法重神韵,韵味饱含创作者的精气神。在大愚的篆书作品中,体现出端庄雄厚又兼具流动灵活,在线条运动中体现超世之美。

一是具有苍茫感。大愚的篆书枯笔点缀恰到好处,线条流畅自在,文字外部圆润柔和,可谓“千年古树,万年藤蔓”,带给世人扑朔迷离的品味,显露古朴典雅,境界高远老成,无不反映作者对自然美的追求。

二是具有厚重感。作品若想体现厚重感,重在窥探历史长河,承古开今、生命悠远,大愚书法作品体现出一种由内而外的表现张力,重视用笔抑扬顿挫,通过墨色变化展示耐人寻味的意境,既是碑帖原始状态的真实呈现,又是对质朴脱俗的总结升华,赋予了更达观的艺术生命力。

三是具有柔美感。柔者如水,与万物不争,又富有滋养万物的作用。柔,是书法艺术中高超表现手法,也是形式美的重要内容。大愚篆书作品通过章法布局及字体结构的疏密变化,体现上下呼应、互不争奇的韵味,线条上的丰富多彩变化使得妙趣横生,拔高书美境界。

大愚篆书作品庄严肃穆,风格稳健敦厚,字体整体把握得于意而忘乎形,有魏晋碑文超然遗风,有明清金石之气,以诗聊志、以字写诗,彰显出意境高远、跌宕巧拙的艺术想象和审美意识。

大愚书法

大愚书法

大愚,号虚空,中国传统笔法、星云图创始人。其用笔如作篆籀,洗练凝重,遒劲有力,在行笔谨严处,有纵横奇峭之趣,是致力于探索与书画有关的笔墨学者;喜明代徐渭之风,研究黄宾虹“五笔七墨”独特画风,探索传统笔墨与宇宙星云的碰撞、开创星云图国画风新领域; 其代表作有:18米惊世长卷《新富春山居图》、12平方米巨幅《万壑奇峰图》、传统笔墨《拟黄山汤口》《秋鸿》,创新星云图系列《十方空间》《创世之柱》《迷踪》等。